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专题报道

中国去产能运动陷入困局:都涨价了还要去吗?

2012/5/23 14:48:17      点击:

中国去产能运动陷入困局:都涨价了还要去吗?

       中国轰轰烈烈的去产能运动似乎陷入了困局。

  钢铁业的减产计划遭遇滑铁卢,尤其是重点省份的钢铁产量不减反增。

  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赵辰昕9月14日透露,全国今年去除4500万吨钢铁产能的进度,截止到7月底,只达到了47%。部际联席会议督查组赴各省区市实地督查发现,各地去产能速度明显加快。与此同时,仍有一些省份进展缓慢,个别省去产能进度严重滞后。

  此外,数据显示,8月受钢铁价格上升的影响,全国粗钢产量为6857万吨,同比增长3%。8月钢材日均产量为315.8万吨,同比增长3%,比7月增长2%。

  不出大的意外,可能前三季度粗钢产量会维持正增长。全年钢铁产量也会同比增加,这与去产能的整体目标相违背。

  而今年以来,中国钢铁与煤炭行业的情况却截然不同。

  煤炭业减产取得一定成绩,还无意间拉抬了价格、提振了进口,而“有成绩”的结果则是中央发话允许恢复产能。

  钢铁“去产能”成空话,厂商借债复产

  根据统计局周二发布的数据,今年8月中国钢铁产业延续了近期的旺盛生产势头,产量连续第六个月上升并达到6857万吨。这样,今年前八个月的钢铁总产量达到5.363亿吨,较上年同期仅下降了0.1%。今年全年中国钢铁产量可能会连续第三年超过8亿吨。中国钢铁产量占全球的大约一半。

  钢铁价格的强势是支撑产量的重要原因。

  钢铁价格在今年第一季即出现上涨,上海指标9月螺纹钢期货在今年4月21日较去年底上涨58%,触及每吨2670元人民币的年内高位。此后钢铁价格一路回调,但截至周三,仍较2015年底高出逾30%。

  钢铁价格上涨带动中国炼钢厂增加产出,尤其是3月以来,6月每日产量创下纪录高位。8月产出依然强劲。可以看出,即使价格开始放缓,钢厂也没有缩减产量,而可能的理由是它们仍是有利可图的。

  上海兴证期货分析师李文婧表示,钢厂以当前价格来算每吨可获利约300至400元人民币,为2014年11月以来最高。

  以河北省为例,钢厂一边复产一边拆炉子的情况,几乎遍及全省。据中泰证券等机构根据刚刚公布的河北省去产能总体目标进行计算,今年8-11月,河北要去除的1647万吨炼铁产能中,正在生产的产能有1180万吨,而且盈利状况不错。

  1至7月,河北民营钢企实现利润171.1亿元,同比增长282.95%;相应地,上半年河北钢铁(000709,股吧)产量的逆势上升,粗钢、钢材、生铁产量分别完成9989.64万吨、13051.08万吨、9306.41万吨,同比分别增长2.05%、5.14%、2.24%,增幅分别高出全国3.15、4.04、4.34个百分点。

  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赵辰昕此前指出,钢材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可以归纳为两个方面。在需求方面,大中城市商品房销售放量、建设工程在冬歇后复工、贸易商补库存以及市场预期“补短板”、“稳增长”等政策,都会带动钢材需求;在供给方面,去年部分钢企停产、限产以及对去产能工作的预期,则降低了钢材供给。

  业内分析人士指出,现货和期货市场的人为炒作,也是造成钢材价格过快上涨的重要原因之一。

  《经济》杂志报道指出,在负债累累、资金链断裂而不得不停产之后,钢企已经很难通过银行借贷获得资金,复产资金的来源主要包括:民间借贷、社会资本注入和政府补贴。中钢协常务副会长朱继民称,这其中不乏银行抽贷和不予续贷的问题。不少钢企只能转向影子银行等借款渠道,试图维持企业的存续发展。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我国钢铁业总负债超过3万亿元,钢铁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已达70%的红线。

  “十二五”期间,中国已经去掉了9000亿吨粗钢产能。2016年,我国又推出了史上规模最大的去产能计划。针对钢铁行业,国务院发布了《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总纲,提出5年内淘汰1亿—1.5亿吨粗钢产能的目标,今年则计划减产4500万吨。假设钢厂百分之百落实减掉这么多的产能,过剩产能还是有约2亿吨。

  针对“钢材价格上涨导致停产钢企死灰复燃”的问题,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赵辰昕9月14日强调,严控新增产能,对打击新增钢铁产能和违法违规制售钢铁产品不坚决、化解过剩产能不力、甚至搞地方保护、给违规产能和制售地条钢企业充当保护伞、知情不报的,要严肃依法追究有关领导和相关工作人员的责任。

  路透表示,市场预期是中国政府将说服钢铁行业在今年剩余的时间里削减产能,不过考虑到今年迄今的执行情况,这能否实现还难下定论。如果钢价保持在能让钢厂获得稳健利润的水平,钢厂可能会抵制限产措施,而且经验表明它们十分擅长于此。

  分析师认为,国家大力去除产能,需要关注一个事实,即可能后续几个月卷板价格不会走低,如果去除太猛的话,可能造成供不应求。因为现在钢厂和贸易商很少存货,冷轧板可能会出现断货的情况,因为现在南方家电和汽车的需求量很大。

  煤炭行业:官方批准了“增产”通行证

  中国煤炭减产颇见成效。

  根据官方数据,今年8月中国煤炭产量下降11%至2.78亿吨,今年前八个月产量下滑10.2%至21.7亿吨。

  路透称,中国2016年削减煤炭产能目标为1.50亿吨,目前已经达成约60%,因限制矿脉可开采天数等措施奏效。没有太大疑问的是,中国煤炭行业已经直面去化过剩产能的挑战。

  随着“供给侧改革”的加强落实,年初以来已有16个省份发布了去产能方案,推动煤炭价格过几个月涨幅明显。秦皇岛煤价8月中旬一度触及17个月高点,自6月份以来涨约20%至每吨470-480元。

  而煤价上涨则让监管层有意放松对煤炭“去产能”的监管要求。

  9月8日,国家发改委召集神华、中煤等数十家大型煤炭企业,召开了稳定煤炭供应、抑制煤价过快上涨预案启动工作会议。煤炭行业人士透露,此次会议主要内容是:由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下称中煤协)与符合先进产能条件的大型煤炭企业签订自愿承担稳定市场调节总量任务的相关协议。根据协议,符合先进产能标准的大型现代化煤矿将自愿承担稳定煤炭市场调节供应总量的任务,在市场供应偏紧时按要求增加产量,在市场供求宽松时按要求减少产量。这意味着部分先进产能将被获准适当释放,但调整后的年度产量仍不能突破276个工作日核定的产能。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市场预测认为,276个工作日制度可能出现松动。

  276个工作日制度是指从2016年开始,按全年作业时间不超过276个工作日重新确定煤矿产能,原则上法定节假日和周日不安排生产。全国所有煤矿按照276个工作日规定组织生产,即直接将现有合规产能乘以0.84(276天除以原规定工作日330天)的系数后取整,作为新的合规生产能力。对于生产特定煤种、与下游企业机械化连续供应以及有特殊安全要求的煤矿企业,可在276个工作日总量内实行适度弹性的工作日制度,但必须制订具体方案。

  不过中央对煤炭去产能的目标任务仍没有放松。据央广新闻报道,为确保按质按量如期完成全年煤炭去产能目标任务,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运行局会同国家能源局、煤炭司、煤矿安监局、行管司、国资委改组局等召开会议,对进度之后的部分省区市相关部门进行了约谈。

  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赵辰昕指出,要确保去产能工作有序推进,同时,既抓正面典型,也抓反面典型。

  下一步要深入开展自查自纠。要进行一次拉网式全面普查,对违法违规行为发现一起、查处一起、曝光一起,坚决不留死角。

  二是坚决严控新增产能。各相关部门和机构不得为新增产能项目办理供地、能评、环评、生产许可审批和新增授信支持等相关业务。

  三是强化三个专项行动。即淘汰落后、违法违规项目清理、联合执法三个专项行动,保持对违法违规行为的高压态势。

  降量抑价两难全,去产能陷政策“怪圈”

  事实上,围绕煤炭去产能,相关部门的政策微调一直没有停止过。

  在发改委召集的稳定煤炭供应、抑制煤价过快上涨预案启动工作会议上,还确定了动力煤价格三、二、一级响应机制。

  当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达到460 元、480 元、500 元且连续两周上涨时,部分先进产能可以对应日均增产20 万吨、30 万吨、50 万吨;

  当煤炭价格跌至490元、470 元、460 元以下且连续两周下跌时,对应的响应机制解除。

  据山西一家煤炭企业人士介绍,一些大矿已经开始上调产量,并按照要求将数据汇报给主管部门。目前煤炭市场已经符合二级响应的条件。

  中银国际证券研报认为,发改委公布不同级别相应机制,或许意味着,政策的意图是希望将煤价稳定在每吨460元~500元之间。如果按照480元的中间值计算,现在煤价还有10%的跌幅空间。

  不过要限制住价格难度仍比较大。随着11月供暖季的来临,电厂将加大补充库存的力度,预计四季度煤炭价格仍有望上扬。也就是说,随着价格的高居不下,煤炭行业将释放出更多的产能。

  钢铁行业也面临着降量抑价两难全的困境。

  工商时报指出,中国大陆热轧、冷轧钢品报价有止跌回涨趋势,若能够获得支撑,则钢市进入第三季末后,应至少可以持稳,且伴随第四季需求旺季,钢价稳中趋坚机会大增。钢铁行业去产能任务将面临更加严峻的环境。

  路透指出,如果钢价保持在能让钢厂获得稳健利润的水平,钢厂可能会抵制限产措施,而且经验表明它们十分擅长于此。

  如果价格进一步回落,那削减产能将更为容易;不过若减产果真能取得持续的成功,则可能意味着进一步削减的难度更大,实际上还可能鼓励钢厂加大产能利用率和产出。